当前位置: 文章首页 >> 思想学习 >>
中国创新的短板怎么补 (2)
NSFORM: none; FONT-WEIGHT: bold; COLOR: rgb(38,33,74); FONT-STYLE: normal; LETTER-SPACING: 0pt; mso-spacerun: 'yes'; mso-shading: rgb(248,248,248)">金融制度与资本市场应围绕原始型创新的服务转型

  中国产业结构创新升级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金融制度和资本市场在扶持新兴产业方面的滞后。成千上万亿的资金在苦苦寻找投资出路,很多资金由于没有有效的创新创业渠道而选择虚拟经济领域的投机炒作,明显缺乏有效的、多元化的创新投资融资体系,缺乏社会民间资金进入科研创新、投资创业领域的有效途径。中国的金融体制需要依据激励原始型创新、扶持基础研究和新兴产业发展的需要进行转型。政府要推动社会人力资本信用体系的建立。

  中国人习以为常的知识概念主要是常规型知识,超常型默示知识往往不被看做是知识而被忽视。比如,就知识内涵而言,注重用语言和文字表达的知识,没有文字和语言表达的知识被认为没有评判标准靠不住;就知识外延而言,对既定规制的尊重往往超过对新生事物的认可;就知识主体而言,相信老年人超过相信年轻人;就知识的载体而言,集体的知识往往凌驾于个体的知识之上;就知识的生产方式而言,引经据典往往比超前探索更顺利。

  由于超常型知识没有进入中国人的知识框架,所以我们的资源管理、经济管理、政治管理、文化管理、教育管理、科研管理、劳动力管理、干部管理、知识分子管理等都相对缺乏对年轻人探索,对新创意、新理论、新思路的培育、判断和激励,缺乏从超常型默示知识到超常型明示知识,然后到常规型知识的动态知识管理流程。所以,转变以常规型知识为主的知识认知模式,确立以超常型默示知识为主的知识认知模式,是文化创新的根本。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

  【参考文献】

  ①刘延东:《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人民日报》,2015年11月11日。

 

[1] [2]

推荐文章

文件下载